● 紫原敦x冰室辰也x赤司征十郎


● 3P性愛描寫有,請慎入。


● 作者很久沒寫H,渣請小心(O)


 



 


  為了趕上六點鐘的新幹線,赤司征十郎火速完成了球隊練習,並在太過熱情的前輩們發現自己前「逃離」學校。


 


  三個月不見了呢,他拖著腮看著窗外的綿綿細雪出神。不得不說,赤司心裡多少有些想念;想念高大男孩嚼著零食口齒不清地喊著自己的模樣,也想念溫柔男人對他無條件的寵溺和不限量的微笑。他總分不清自己愛誰比較多一些,但又有什麼關係?他是個貪心的人,他們都是。


 


  到秋田時天已經全黑且雪越下越大,不過他絲毫不擔心自己的安危。


 


  「小赤──!」看吧,這不是來了?他笑著看著絕對是隨手拉上的外套和明顯是被硬繫上的圍巾,小聲地嘆了口氣。都高中了還不懂得照顧自己,他眼中的紫原敦就像個小孩子,也確實是個小孩子。


 


  「辰也呢?」看那條全身上下唯一繫得整齊的深紫色圍巾,赤司不禁問起另一個人。「小赤怎麼一見面就問室仔?」又開始鬧小孩子脾氣了,他被那翹得老高的嘴弄笑了。招招手讓他矮下身,一個蜻蜓點水般輕淺的吻主動印了上去,單純而甜美。赤司滿意地看著紫原呆傻的樣子,把被凍得冰涼的手塞進對方厚實的手心,「我們走吧。」他催促著,畢竟還有一個他所思念之人在漫漫寒夜中等著他們兩人。


 


 



 


  「室仔,我們回來了!」「我們回來了!」


 


  在玄關喊回來了是冰室辰也定的規定,雖然說這裡是冰室的公寓,他卻堅持是他們三人的家。聽到聲音的冰室笑著從廚房裡走出來,隨手把圍裙鬆開掛在一邊的餐椅上,給了兩人一人一個溫暖的擁抱。先是把紫原趕去洗手換衣服,他拉著赤司的手到客廳坐下,撫過他細碎的瀏海仔細地端詳著他的臉。


 


  「你又瘦了?」刻意用問句柔和了語氣,這是冰室辰也的溫柔。知道對方不高興了,也知道他不像紫原敦那樣好敷衍,赤司只是笑笑,反正多說無妨,他裡外是知道自己最近忙才會這樣的。


 


  「我知道你忙,但至少別忘記吃東西,好嗎?」把小了自己一歲的戀人拉進懷裡,冰室像在撫摸小動物般輕柔地梳過一頭紅髮,聲音裡卻飽含著擔憂。冰室辰也是怎麼樣的人赤司還不了解,就算他現在應了好,隔天實渆玲央還是會接到要他幫忙的電話──檯面上看不出來,但他們倆私下好得很。


 


  抱著抱著就接起了吻來,幾乎是理所當然地。赤司眼裡的冰室便是這樣的人,人前都可以藏得好好的,私底下興致來了就是毫不猶豫直接上,尤其在自己家裡時更是。當紫原敦換下外出服走出房門時,眼前的兩人已經在沙發上衣衫不整地交纏成一團,吻得天荒地老視他於無物。


 


  紫原敦也不是柳下惠,一手一個扛起來就往房裡去。冰室家的床特別大,聽說是國外定做的,因為日本找不到這麼大尺寸的床框和床墊。才一上床,赤司就被拉上紫原的大腿,仰著頭和身後的人接吻,同時冰室早扯掉他的制服長褲,隔著底褲有一下沒一下地吸吮著他的下身。


 


  「唔嗯……」聲音被悶在激烈的吻裡,赤司幾乎要窒息。滿意地聽到了悶哼聲,冰室拉下稍微濕潤的底褲,故意地笑著,「征十郎今天特別興奮?是因為兩個人一起嗎?」說完便張口含進整根分身,用力地吸吮舔拭了起來。


 


  「啊……慢一點…」冰室的嘴上功夫好得沒話說,他仰高了的頭恰好地露出了美好的頸部曲線。感受著下身的快感,他任著紫原在他的頸邊東啃西啃,然後主動地解開襯衫扣子讓紫原幫他脫下。粗糙的指尖蹂躪著胸前的紅纓,陣陣快感像一把火燒得他無法思考,被慾望征服了的他拉著紫原的大手向他的身後探。


 


  「嗯哼……敦……後面……啊啊!」紫原敦自然是聽懂了,粗長的手指沾上潤滑劑,小心翼翼地探入後方。很緊,畢竟很久沒做了,但赤司意外地適應地很好。


 


  「小赤的身體,真的有夠色的。」他一次加入了兩隻手指,引來一聲拔高的呻吟,痛苦卻歡愉地。「哈啊!再、再快一點……敦……」紫原的長手指在身後時而施力按壓時而旋轉深入,配合著冰室的一上一下的節奏律動,每一下都充滿著強烈到幾乎吞噬人心的快感。


 


  「嗯、快要……辰也啊!」結果還是丟臉地射在冰室的嘴裡,毫無意外地被他全部吞了下去。才剛發洩完還敏感得很的分身,在紫原的手觸碰到某一點時又恢復了精神。「敦……辰也……唔嗯……」面色潮紅時嬌嗔著兩人的名字時是進來的訊號,冰室迅速地脫下了合身牛仔褲,裡面什麼也沒穿。紫原乖乖地撤出手指,轉而撐住赤司的纖腰。


 


  「辰也……」後方空虛的感覺不好受,他渴望地看著冰室硬得發痛的分身,一臉期待的樣子惹得對方發笑。「馬上就給你。」他在他的額頭印上了一吻,分身長驅直入沒入最底。


 


  全部進入時兩人都發出了滿足的嘆息,隨即開始的緩慢抽送更是讓赤司瘋狂。被炙熱地腸壁緊緊包裹著,冰室強忍著釋放的欲望,故意緩慢地磨著兩人的欲望。低速運動令人難耐地抓狂,他卻很享受這種性愛模式。


 


  「嗯啊……快、快一點……唔嗯……」就算他催促也沒有用,手腳痠軟得不像自己能控制的,全身上下的神經都被迫專注在情慾中。雙腿被拉開到幾乎不可思議的角度,他卻感到無比舒暢。冰室辰也的性愛一向如此,充滿著技巧和心機,和他的籃球一樣。


 


  「……小赤、室仔,我也想一起。」幾乎被遺忘的大個子幽幽地開口。看兩人享受的樣子他都快射了卻只能看不能吃,他才不要!


 


  「沒可能讓你一起進來,會受傷的。」冰室停下了動作,敲了下大孩子的額頭,「而且不是說好了我先的嗎?」


 


  「可是我……」


 


  「辰、辰也……這樣……敦太可、可憐了……」


 


  冰室嘆了口氣,用力地撞進赤司體內最深處。「……啊啊!」突如其來的快敢逼出了生理性的淚水,冰室輕柔地吻去了淚珠,苦惱的表情已經轉變成了無奈和一絲不易查覺的興奮。


 


  「真拿你們沒辦法。」他退出赤司的身體,讓紫原繼續替他擴張,畢竟兩米高的身高所擁有的尺寸不是旁人能比較的。他自己則趴跪在赤司腿邊,一臉媚笑盯著赤司金黃色的那隻眼看。


 


  「吶,征十郎試過前後一起來嗎?」說著,他把他的手伸向了自己的後穴,小力地幫自己擴張了起來。


 


 


 


 


tbc.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紫原 敦
  • 寫得真好,不禁令人興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