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架空設定有,請慎入!


● OOC請小心!


 


  「跟我走吧。」當那個人微笑著向他伸出手時,他以為他會哭出來然後搭上的手跟著他遠走高飛。


 


  但他沒有。




 


  每一次今吉翔一問他「你愛我嗎?」他總是輕蔑地用一句「你以為我會說愛嗎?」回應。


 


  從小就被老鴇收養並在花街長大,靠著出賣身體和手段一步步爬上花街之主的地位的他,能說愛嗎?還有資格談愛嗎?


 


  沒有人知道當然也沒人在意,在花宮真內心深處認為自己是骯髒的、是不配活著的,只是他用狠毒的面具掩飾得完美而已。


 


  在床上,他就是花街之主「罌粟」,一顰一笑都勾人心魂;在私下,他不過就是個充滿了太多憂傷的少年,憎恨著因自卑而自大、骯髒醜陋的自己。


 


  他不期待有人理解他,但那個叫今吉翔一的男人卻硬是擊碎他築起的高牆,用比他更加狠戾的言語卻溫柔的嗓音。


 


  他喜歡同今吉說話,他從不知道有人可以和他唇槍舌戰而樂此不疲,如遇知己的感受甚是過癮。今吉口裡從來不出好話,那一張狐狸臉又總是笑得陰沉,但他不在意承受他的攻擊甚至會加倍奉還,這一點讓他迷戀,就和今吉翔一迷戀他一般。


  也許看不出來,但今吉翔一是個溫柔的男人。嘴上說的再難聽,一舉一動之間的柔情卻是遮也遮不住的,令人沉淪。他們也做愛,但完事後他會放任自已像隻小貓般縮在他身邊,汲取那一點點的溫暖。


 


  他深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但他卻不認為自己配得上他。


 


  所以當他笑著說出「跟我走吧,我幫你贖身。」時,他沒哭卻輕蔑地笑了。他說怎麼可能,花街之主怎麼可能降貴紆尊跟一個窮書生過苦日子?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那個男人發愣的表情,然後男人也笑了。


 


  「說的也是呢。」今吉翔一笑得沒心沒肺,頭也不回地走了。


 


  花宮真沉默地目送著他走遠的背影,一抹笑意凝在唇邊,心在哭泣的聲音和男人的腳步聲變得震耳欲聾,竭盡全力嘶吼著的「帶我走!」與之相比是多麼的微弱而細不可聞。


 


  最終仍是說不出口,花宮真覺得自己死了,他的心和那個走遠的人一同離開了,再也回不來了。


 


  我當然願意,你怎麼可能不懂呢?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玄纓
  • 被虐哭。QAQ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