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司征十郎,洛山高中一年級,擁有能夠看見未來的天帝之眼,性格冷漠卻對那群難以言狀的熱情前輩束手無策。
      此時此刻,他的眼角異常酸痛,像是在預示著開門後的下場。十之八九和前輩們有關吧,他心想,打了個初秋微涼的寒顫。
      看著搭在體育館大門門把上的右手,赤司咬緊牙關,逃避不是他的個性。於是,他用力一推,門幽幽地開了。

      「赤司司!!!」忽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高大的身軀紮紮實實地壓在赤司身上。
      「小太郎你太粗魯了啦。」一隻纖細卻有力的大手伸向赤司,他下意識的想回避,卻被強硬但溫柔地拉起。「小征沒事吧?有沒有哪裡痛痛?痛痛要跟馬麻說喔!」
       無力吐槽稱呼問題和恐怖的疊字詞,赤司好奇的是更詭異的東西。

      「這身打扮是?」他乾巴巴地說。
      「咦?小征不知道嗎?今天是萬聖節唷!」說完還少女地轉了一圈,黑色的裙擺揚起微妙的角度,遮掩得剛剛好。「我扮的是巫婆唷,好看嗎?」不予置評。
      「我是木乃伊喔!!」呃,那堆衛生紙還滿逼真的。

       看眼前的後輩還傻愣愣地,實瀏不僅好奇了起來。「奇蹟的世代不過萬聖節嗎?」他以為國中生應該更有機會玩才對。
       幾個細碎殘破的畫面閃過腦海,赤司甩甩頭想忘掉不堪回首的記憶,隨口應了聲沒。
      「我們還是國中生的時候都會玩喔!一開始是鐵平提議的,後來就變成慣例了。」回想起往事,實瀏笑得特別燦爛。

      「喂!你們在門邊幹嘛?快進來!」根武谷的聲音從室內傳出,葉山一面大聲回應一面跑了進去。
      「我們也走吧!」
      「嗯。」

       根武谷的裝扮是狼人,黝黑的膚色和壯碩的身型異常適合。任著前輩們帶著自己走向佈置妥當的社辦,他仍然想不到這群人想幹什麼。
       社辦的大門碰的一聲關上,三個奇裝異服的高大男子排排站,人人眼裡都閃著異常興奮的光。
       一滴冷汗滑下赤司的臉頰。

      「赤司/小征/赤司司,不給糖就搗蛋!」
      「蛤?」除了敦那傢伙,誰會隨身帶糖果呀?

      「早料到赤司不會準備,」根武谷轉身鎖上門。
      「所以我們就幫赤司司準備啦!」葉山樂呵呵地拿起桌上的攝影機,開機。
      「那麼,我們要開始搗蛋囉!」實瀏拉開抽屜,拿出一套套衣服來。水手服、護士服、警裝、白無垢,各式各樣的裝扮一應俱全,不過清一色皆是女裝。

      「剛好赤司的身型和花宮差不多。」
      「永吉!說溜嘴了啦!」
       無暇顧及那個以耍手段著名的球員曾經發生過什麼樣的慘劇,赤司此時此刻只想逃跑,越遠越好。

      「不要想逃跑唷,赤司司!玲央姊會變得很可怕唷!」
      「小太郎說什麼呢?人家才不可怕咧!」實瀏笑得一臉溫和,眼神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想逃也逃不了的唷!他的眼神這麼說著。

       「那麼我們開始吧!」死亡的喪鐘一響,赤司突然覺得帝光的大家都是不可多得的小天使。
        這以經遠遠超出文化衝擊的範圍,太恐怖了。這是他失去意識前最後的感想。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