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向30題之10


 


 


  鳳凰花落,又到了離別時分,驪歌響徹每一個角落的帝光校園,充滿著離情與不捨。女孩子的眼淚如此珍貴,卻不吝惜為友誼而落濕衣襟;從不輕易掉淚的男孩子難得傷感,想起即將分道揚鑣也不免紅了眼眶。


 


  平時無人的體育館後方的窄巷,一頭紫髮的高大男孩像個孩子一般嚎啕大哭,像是世界即將崩潰那般。事實上,與喜歡的人分別對他而言的確是世界末日,想到未來兩人必須相隔兩地,眼淚又掉得更凶了。





  「小赤……」哭哭啼啼地喊著眼前模糊成一片的人影,紫原想收乾眼淚卻停不下來。想每天都見到小赤、想和小赤一起打球、不想和小赤分開的想法在腦海中尖叫,張大嘴卻抽抽噎噎地吐不出除了「小赤」二字以外的話語。


  他最愛的小赤就在眼前,視線卻被淚水糊成一片,甚至看不清愛人的表情。


 


  也幸好他看不清。


 


  「呵。」被稱做小赤的男孩笑了,用那種嗤之以鼻的聲音。


  「你該不會以為我會安慰你吧,紫原同學?」他雙手抱胸,一臉的不耐就和他看那些二隊的選手一般不以為然,眼底盡是深不見底的冷漠。


 


  「欸?」這一次,哭聲停止了。紫原不敢相信地看著赤司,前一秒還停不下的泣音收了聲。小赤剛剛說了什麼?小赤剛剛叫我什麼?他連忙擦乾了淚水,想要搞清楚情況。


 


  當他對上那雙漠然無情的雙色瞳時,鼻酸的感覺又回來了。


 


  「小赤,」鎮定下來的嗓音藏不住顫抖,心底小小的期望給了他提問的勇氣。「你剛剛在開玩笑,對嗎?」他滿懷期待地問了,卻不想知道答案。


  回應他的是那仍然淡漠的眼神,沒有情感也沒有溫度,狠狠地在心臟上劃下一道又一道的血痕。一瞬間,心像是裂開了條細縫,隱隱抽痛。


 


  「玩笑?你覺得我在開玩笑?」赤司笑得猖狂,而非平時的寵溺──「敦」獨享的寵溺笑容。


  「我還以為你早該察覺了呢?」他輕笑,「人生就像場棋局,我是棋手,哲也、真太郎、大輝、涼太──當然還有你,『敦』──都是我手中的棋子。」


  他走進紫原,纖細的雙臂擁住了紫原的腰間,「而你,是最忠誠最成功的那個。」


 


  看著懷裡的人兒,紫原只感到一陣心悸,像是被摔成碎片般疼痛。「原來這只是一場騙局嗎?小赤說喜歡我也是騙人的嗎?」他用力地推開赤司,憤怒地將他推向牆壁,雙手緊緊掐著他窄小的肩,用幾乎要捏碎他的力道。


  「欸?我有說過那樣的話嗎?」就算是劇痛,也影響不了他不屑的神情。


 


  心死、心寒,紫原放開了赤司,再也沒有多餘的力氣。他跌坐在地上,看著紅髮的男孩走遠,頭也不回地。過去的回憶在腦海中像跑馬燈般,一幕幕地重現當時甜蜜現在看來卻痛苦的畫面,揮之不去。


 


  原來這一切都是場騙局,所有的愛語和微笑都是。但他又能夠怎麼辦呢?先愛上的就輸了,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初戀的句點竟是如此苦澀,他自嘲,滿腦子都是那個有著溫柔微笑的紅髮男孩。


 


  ──再見了,小赤。祝你幸福。


 


 


 



 


 


  泛白的指尖掐得死緊,手主人的壓抑與痛苦表現無遺。赤司不曾如此挫敗,也不曾如此痛心。


  「原來,說謊是這麼難的一件事呀。」他笑,兩行清淚卻滑下臉龐,止也止不住。


 


  ──再見了,敦。祝你幸福。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