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過去過去吧》後續。


  
  
  
  紫原敦知道,當冰室辰也對他露出那種和赤司征十郎相似的面無表情時,代表著他們兩個之間的依存關係終於破裂;而當在談話的最後又拉開溫柔卻缺乏溫度的笑容時,他知道冰室心裡的虧欠感但不覺得抱歉。
  
  就和他自己一樣。


  
  很和平的協議分手,兩人對這段可笑的關係都心照不宣。當他隨口問起火神的事時,冰室辰也愣了一下,那張美麗的臉龐隨即綻放,眼裡的深情和記憶中的那個赤色少年一模一樣。
  
  雖然,他總覺得眼角的那顆淚痣就像真正的淚珠一樣,悲傷得刺眼。
  
  
  
  



  
  「身為勝者的我,永遠都是正確的。」赤司征十郎總是這樣說。所以當他告訴自己沒有那個高大身影的陪伴也不要緊時,他幾乎是深信不疑地擁抱了這個提議。
  
  可惜他騙不了自己,這個提議錯得離譜。
  
  就算是掛著高傲的面具、用厚實的圍牆將自己封鎖起來,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君臨天下,赤司征十郎年僅十五的少年心仍然孤獨,纖細地一碰就碎。他曾經以為只要封閉內心就可以不用在回想已逝的過去。
  
  壓下電源開關,纖細的雙手拉上體育館大門並俐落地鎖上。日復一日的鎖門工作對他來說就像是和球隊最重要的練習場所道晚安一般,是一份充滿感謝的工作。拔出鑰匙,他想起了要是在過去只要一轉過身就會有個叼著pocky的少年等著自己,體貼地接過自己的包包或是替自己撐起一把遮陽避雨的傘。
  
  如今還有這般不切實際的奢望簡直是愚蠢至極,赤司征十郎在心底徹底地鄙視自己。回憶就像是高速傳球般撞進心底,疼痛感久久無法散去,卻忍不住伸手去迎接苦痛。
  
  他真的好想他。
  
  赤司征十郎真的好想念紫原敦。
  
  他只能自嘲地笑笑,將鑰匙收進書包夾層的他轉身準備離開,將揮之不去的過往留在原地。他說服自己,只是太累了,好好睡一覺他又能把脆弱丟棄,然後變回那個高傲的王。
  
  所以,當他轉過身時看到那道熟悉到令人心碎的身影時,兩道清涼竟不由自主地滑下兩頰,落溼了一顆被回憶充滿的心臟。
  
  「小赤,一起回家吧。」那個人說。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