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淡的面容被滿天星光軟化的一瞬間,那人眼底的愛情閃爍得叫人移不開眼,唇邊勾著的是孩子般單純的愉悅。
  
  他說他永遠也忘不了那夜閃著光的鮮紅雙眼中的感情,和那抹難得真心的美麗微笑。
  




  
  
  ※
  
  「敦,回家囉。」黑髮的美人對著剛離開休息室的他伸出手,那抹溫柔的弧度每一天都一樣漂亮。
  
  這是他現在的情人,陽泉籃球隊的學長,冰室辰也。
  
  他一直覺得冰室辰也和那人不同卻又相似。同樣都對籃球非常認真,認真到走火入魔的地步;同樣都有心理的黑暗面,只是一個隱藏得很好,一個總是張牙舞爪;同樣是個溫柔的人,總是對每個人付出關心,卻又對自己特別好。
  
  但是冰室和那個人不同,他總是帶著微笑的面具,像是在隱藏什麼一樣。最重要的是,冰室和他們都不一樣。
  
  他不是帝光中學、不是奇蹟的世代、也不是個真正的天才。
  
  室仔不如我們有天份,所以一直都很認真地練習,卻仍然比不上我們任何一個。跟在冰室的身後走著,他不禁感慨。
  
  「要去河堤嗎?今夜的星空會很美喔。」沒有明說今天是多麼特別的日子,冰室仍然笑得一臉柔情。
  
  路上一雙雙的情侶何需多說?哪怕遲鈍如紫原也不可能不發現。但這群人中又有幾對是真正相愛?有幾對是貌合神離?他不敢問,也不敢想。
  
  隨口應了聲好,他想起了不知道多久以前那頭在星光下閃爍的紅髮,和那雙鮮紅的眼睛裡的深情。
  
  明明是七夕,明明現任戀人就在自己身邊,明明語句裡用的都是過去式,為什麼還是一直想起那個人?
  
  那個在漫天星斗下,對著他笑得一臉幸福的赤色少年。
  
  
  
  ※
  
  「果然星星是不會改變的,過了再久都一樣。」仰躺在河堤邊的草地上,他不禁想起那年他們一起看的那片星空。
  
  不會感到抱歉嗎,對冰室君?答案是不會。
  
  雖然總是看著自己,卻又好像是看著別人一樣。他是知道的,冰室眼中的那個人,現在大概和自己的前隊友──那個矮小的少年,正甜甜蜜蜜地吃情人節大餐之類的。
  
  同樣都是年紀小、愛吃、高大,他才發現自己和那個稱冰室為兄長的男人的相似。突如其來的複雜情緒湧上心頭,他卻笑了。
  
  原來他們的關係就只是這樣,建立在既視感和回憶上,虛假的愛情。
  
  不清楚躺在自己身邊的墨髮人兒是怎麼想的,他隨手撈起了一邊的手機,送了一條簡訊出去,目的地是遠在京都的那個人的手機。
  
  「今天的星空很美喔,小赤也出門看看吧。」
  
  闔上手機,他把自己丟回回憶的漩渦中,讓星夜、那年七夕、和那抹占據在自己心頭的赤紅,充滿在這理應屬於情侶的夜晚。
  
  
  
  
  他並不知道衛星訊號的另一端,那一句打了又刪、刪了又打的「七夕愉快」和手機主人的愛情一起被封存進了草稿信件,和那幾十封發不出去的訊息一起。刺眼的紅髮此時竟顯得黯淡,泛紅的眼眶不是傷感,而是從心底溢出,一股淡淡的愁。
  
  就讓過去過去吧。他想。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