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隨興的短打

‧ 可能是同居了,Solo家。

‧ 嗯,我站美蘇。但其實反著也可以啦。

 

  身後傳來大門被用力甩上的聲音,木製的隔間牆狠狠地晃了一下,牆上的掛鐘耐不住震動被砸到地上成了一團碎片。他聽見他的蘇聯男人邁著他那雙令人羨慕的長腿風風火火地衝進廚房,打開水龍頭似乎是倒了杯水喝,安靜了片刻緊接著是一陣鍋碗瓢盆碰撞跟玻璃碎裂聲。他可以合理推測他的倒數第二個威士忌酒杯已經不在人世了。

  聽見腳步聲接近時趕緊拿起茶几上的酒瓶和僅存的酒杯,又倒了小半杯握在手裡,翹起腿繼續看電視。

 

  正在氣頭上的蘇聯男人一進到起居室就掀翻了茶几,美國男人為了自己的先見之明小小得意了一下,繼續若無其事地看電視。房間裡毀壞的家具數量越來越可觀,他喝了口威士忌看著窗簾跟窗簾桿一起被拋到起居室的另一端,在棋盤被掃到地上時露出了笑容──那傢伙待會一定會為了找不到滾到櫃子底下的棋子鬧脾氣。除了他身下的單人座沙發、正撥放著晚間新聞的電視機、電視機下的電視櫃外,整個房間像被闖空門一樣慘烈。然而金髮男人紅著一張臉喘著氣,一臉砸不過癮的樣子,一言不發地盯著電視機。

  「我建議你不要砸掉電視,既然你已經砸掉了你的棋盤。你會無聊死的。」他說,喝乾了杯裡的酒又斟了半杯,「你何不……Illya?」

  

  金髮的蘇聯男人皺著眉奪走了他手上的酒杯跟酒瓶隨手扔在地上,雙手撐著沙發背用身體罩住黑髮男人,明亮的藍眼睛盈滿怒意,也不說話就是噘著嘴死死地盯著他瞧。

  他笑了,伸手攬過對方的後頸,把難得主動索吻的情人拉進一個的法式熱吻。唇舌交纏之間,他一手玩弄著男人後頸沒有上膠的柔軟髮絲,一手環著對方精壯的腰間,感覺隨著吻越發深入因憤怒而僵硬的身體漸漸柔軟下來,最後緊貼在他身上。一吻結束,他看著含著生理淚水、咬著被吻腫的嘴唇調息的戀人突然一股憐愛,又湊過去給了個蜻蜓點水般輕巧的吻。

 

  偏偏這個純潔的觸碰讓蘇聯男人紅了一張臉,意料之外的反應讓他不禁揚起嘴角。「好多了?」他問,把因為大動作而垂在頰邊的幾絲金髮攏到耳後,手卻被粗魯地拍掉。

  「不要把我當小孩子。」男人用嘶啞的聲音回答,站起身繞過沙發低著頭快步離開。

 

  他扭頭看著嗑嗑絆絆地走向浴室的情人,笑著撿起剛好落在地毯上的酒瓶和竟然沒碎的酒杯,繼續喝他的威士忌看他的電視。

 

 

 

END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