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標題:你怎麼不乾脆操了我

‧研究生AU

‧但Harry是醫生,不為什麼。

‧標題跟內文好像沒什麼關係,也不為什麼。

‧有擦邊球,自己小心。

 

 

  「Eggsy,」紮著馬尾的女孩忍著笑意看著眼前坐立不安、臉上掛著深深的黑眼圈,抓著馬克杯小口小口喝著咖啡卻遲遲不肯說話的死黨,「你再不說你要幹嘛,我會懷疑你要跟我告白喔。」

  好不容易才喝下去的一口咖啡噴到桌上,嗆得他拼命咳嗽,Roxy皺著眉一臉嫌棄又好笑,看他咳得臉都脹紅了又覺得有點抱歉,連忙替他倒水拿紙巾的,等他稍稍緩過來才又開口。

 

  「怎麼了?」這次他沒敢再開對方玩笑,女孩拿出他最誠懇的狗狗眼(當然是跟Eggsy學的)跟最輕柔的語氣看著咳得太兇眼眶都紅了的好友,要是平常的Eggsy再不濟也會擠出一句不要裝了把他拍開,但今天卻只是努努嘴,小聲地說:「說了你不准笑。」

  光是這句話就幾乎讓他笑趴在桌子上,沒想到資工萬人迷居然也有這一天,要是能拍下他現在可憐兮兮的委屈樣,拿到網路上肯定能海撈一票。不要看Eggsy現在這付狼狽樣,他可是傳說中的理工學院之花,資訊工程研究所二年級在讀,生得一副好皮相身材又好,說話幽默風趣又不失禮儀,不只成績優秀還經常出沒在球場同大學部的打球;據說家境不好,還有段荒唐的過去,後來決心上進考上第一志願的Kingsman大學,一路半工半讀到研究所。超勵志的事蹟遠傳導致全校師生無不認識他,下至大學部的學弟妹,上至院長兼兩人的指導教授Merlin都對他愛護有加。

  各種聚會他都不曾缺席,對女孩或男孩也都不吝於釋出善意。即便如此,大學以來Eggsy從來沒有跟任何人有深交,私生活更是乾乾淨淨,幾任情人都是和平分手,並對他毫無惡評。人際關係也是維持一個人人好的疏遠狀態,唯獨從一進校門就相互扶持至今的Roxy稱得上摯交,兩人在校外共租房子,獨處時形象全無,這樣的兩人並稱理院雙花。至於也是從大學時同班至今的Charlie頂多算得上孽緣,不在規格內。

 

  而現在,學弟妹口中的「男神Unwin」精神萎靡地蜷在租屋處樓下的早餐店的塑膠椅上,在摯友關愛的注視跟保證不笑的發誓下緩緩開口:

  「我昨天下午不是去健檢嗎?本來都還好,就是最後一關……」

 

 

  操他媽的為什麼會有這個項目啊!

  Eggsy傻傻地坐在候診室的椅子上,開始懷疑他半小時前的記憶都哪裡去了。到底是什麼時後添上這個項目的?肯定是在櫃台時可愛的護士小姐在跟他說明時,他顧著對對方拋媚眼害的。上帝啊我再也不這樣亂搞拜託放過我吧!或是給我一個火辣的醫生也行!噢不,那萬一怎麼樣的話會更尷尬……還是放過我吧拜託!

  Gary Eggsy Unwin,二十六歲,正在天人交戰,準備進行人生第一次肛門指檢。

 

  「Gary Unwin,請進。」命運破碎的聲音響起,或說醫生的聲音從門後傳出,是一把平穩低沉的男聲,大概是個大叔吧?他想,用力地吞了口口水推開診間的門。

  那是一個溫文儒雅的中年醫生,正帶著軟軟的笑容請他坐下。「Harry Hart,叫我Harry就行了。」他握上對方伸出的手,小心翼翼地回答,「Eggsy。」

  他在坐下時仍忍不住打量這個比起醫生更像是貴族的男人,厚實的胸膛包裹在白袍下的硬挺白襯衫裡,身高比自己高上快一顆頭,他完全可以想像這位醫生衣服底下是什麼樣子。剛才握手時的溫度還殘留在手掌上,那是一隻很大很暖的手,會讓他想起他沒見過幾面就去世了的父親。不管怎麼說,雖然年紀大了點,但Doctor Hart確實稱得上一個「火辣」的醫生。

  幹!糟了!

 

  「……這大概是等下要進行的檢查,有什麼問題嗎?」年長的男人看著他一臉呆滯,又露出了剛進門時看到的那個軟綿綿的微笑,「如果痛的話就張開嘴呼吸,其他的放心交給我就好,好嗎?」他補充,「我會盡量不弄痛你的,Eggsy。」

  Eggsy感到呼吸一窒,不知道是因為那句雙關還是被男人低沉性感的聲音喊了名字,他除了猛點頭之外完全無法多做什麼。見招拆招吧!他告訴自己,快速的深呼吸幾次後跟著Doctor Hart走進診間後的床鋪。

 

  他坐在床上看著年長的男人拉上簾子突然覺得有點羞恥,這裡的燈光和外面並無差異,給他一種在公共空間被侵犯的錯覺;薄薄的簾子外即是診間,可能有護士或是義工隨時能進出,只要他呼吸稍為大聲一點外面都能聽得一清二楚,更不要說身旁這位可能不只聲音很性感的泌尿科醫生。

  絕對不只聲音很性感的Doctor Hart此時指著一張圖,依然紳士地說出一句恐怖的話:「Eggsy,請你把褲子跟底褲脫到大腿的高度,然後呈這個姿勢趴下。」所謂的這個姿勢在圖片上的名稱叫膝胸臥式,是一個把頭胸膝都放在地上,只有臀部高高抬起的姿勢,在瑜珈裡又叫貓式。Roxy經痛的時候也會做,他總覺得那動作很醜但經期中的女人傷不起,更不要說這女人還是Roxy

  現在他被迫光著屁股趴跪在狹窄的病床上,寧可自己是個每個月都會爆走的女人也不要待在這裡。Eggsy逃避地閉上眼睛,偷偷祈禱在後方消毒準備的Doctor Hart永遠也不要走過來。

 

  男人理所當然地走了過來,但出乎他意料地,腳步聲在他身後停下後沒有更多動作,從突然改變的呼吸頻率他幾乎能確定對方正盯著他的屁股看。沉默了一陣子,先前的緊張跟尷尬好像突然都消失了,他刻意地翹高圓潤好看的屁股,扭過頭尋找鏡片下那雙看不清神色的眼睛。

  「我們可以開始了嗎,Doctor Hart?」他問,附贈一個電力十足的燦笑。

  Doctor Hart明顯愣了一下,隨即又恢復了從容。「隨時都可以,親愛的Eggsy。」他說,這次他不再笑得那麼溫文,終於能看清的眼神裡多了一點滾燙。「但在那之前,Doctor Hart很不錯,」年長的男人俯下身,在Eggsy耳邊用他最性感的嗓音說:「但叫我Harry。」

 

  溫暖的大手撫上被冷氣吹得冰涼的滑膩皮膚,就檢查來說稍嫌多餘地揉了兩把。帶著橡膠指套的手指色情地按壓著肛門口,讓他不自覺地抽了口氣收緊了肌肉……

 

 

  「等等讓我猜,然後你們在診間幹了一砲?」Eggsy完全可以確定他親愛的死黨很喜歡這個故事,瞧他眼睛都發亮了。他喝了口早就冷掉的咖啡,從火辣的夢中回到幾分鐘前那付萎靡樣。「沒有,那樣還好一點,但是沒有。」腦海裡突然響起年長的男人在替他檢查時,不停在他耳邊用色情的口吻說明前列腺高潮的原理,自己則像隻發情的貓一邊扭著腰一邊發出細碎的呻吟。想到這裡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你在糾結什麼?」女孩又皺著眉困惑地看著他,視線移到他交握在馬克杯上的手指上。

  「你該不會被……到射了?」Roxy小心翼翼地問,生怕說出那幾個字會摧毀面前現在這顆特別脆弱的玻璃心。Eggsy猶豫了一會兒,用肉眼難以察覺的幅度點了點頭,然後用力地推開咖啡杯一頭把自己撞在桌子上。

  Roxy終於忍不住了,放棄形象地在大庭廣眾下爆笑出聲。

 

  「噢我的天啊!我要給Charlie打電話!」

  「幹不準!Roxy我認真的,不準!」

 

 

 

END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