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開隼人x泉田塔一郎

‧張ㄏㄏ開我新世界,新開渣攻注意。

‧標題是惡趣味,但是內容是很認真的。(最好啦)

‧副標:泉田塔一郎調教日記

H有,慎入。

 

 1.      鼓起勇氣告白的結果竟然是?!

 

   「新開前輩,我喜歡你!」

  「啊啊,這樣啊。那──」

  「欸?!!」

 

 

  今天的泉田心浮氣躁的不知道在想什麼,老是低著頭騎車,有時候突然加速衝出隊伍不知道跑去哪裡,有時候又突然失速落後到後頭一年級的隊伍裡。

  「因為是今天啊!安迪跟法蘭克都同意的日子!練習結束就行動!」

  「要是被拒絕的話……不行!現在不能想這個!啊啊啊啊啊!」

  「……果然會被討厭的吧……」

 

  「那個,泉田前輩?」

  泉田再抬起頭時大家都消失了,不知不覺地停在路邊看著地面發呆,只有方才說話的少年一臉天然的笑臉和無比殘酷的宣告。「荒北前輩請我原話轉告你,『你這個笨蛋到底再幹什麼!給我多騎個十圈才准休息!認真騎!笨蛋!』。」然後就張著翅膀一溜煙地往山坡上騎走了。

  啊啊,要再前輩離開之前騎完十圈可就不能這樣了呢。安迪、法蘭克,要工作了!拉上車衣拉鍊,重振士氣的泉田跨上車開始全力騎行。

 

 

  「結果還是沒來得及啊……」看著已經熄燈的社團室,泉田在心裡嘆了口氣,牽著車慢慢地往回走。今天看來是沒有機會了,明天呢?啊,安迪覺得不好嗎?那法蘭克怎麼想呢?也是,對於這件事你們一向都是同一陣線的。不然下週呢?不過那時好像又離IH太近了,還是不要影響前輩來得好。但是接下來就要等IH後了呢……

  「辛苦啦,塔一郎。」是營養棒被咬斷和嚼碎的聲音。

 

  「新開前輩……你、你怎麼還沒回去?」不,我不能一直盯著半裸的新開前輩看,這樣太變態了。但是為什麼他要把腳翹在桌子上呢?還穿著緊到什麼都看得見的車褲?為什麼?

  「壽一跟靖友說你好像有心事,所以讓我來跟你談談。」天哪他把腿放下來了,天哪他轉向我了,天哪他開始用那個「抓到你了」的性感笑容跟眼神看我了。為什麼他那樣看我?

  「說吧,你要跟我說什麼?」

  別管新開前輩是怎麼知道的,至少現在別管。不,法蘭克,這本來就是個危險的賭注,但是我必須要賭一把,所以別在跳了,新開前輩開始覺得你很奇怪了,你不想要他覺得你奇怪吧?

  「塔一郎,如果你……」

  「新開前輩,我喜歡你!」我說出來了!

 

 

  即時早就料到了,這個瞬間對新開來說還是有點衝擊。不是說無法接受,但是被一個一米七的肌肉男告白,還是挺……難接受的。泉田這傢伙有張挺不錯的臉,光是現在緊張到臉紅的樣子就能讓他半勃起;總是緊緊地跟著自己,又坦率又認真,又有點可愛。還有那對胸肌,安迪跟法蘭克是嗎?不得不承認他們看起來手感滿好的,值得一試。

  早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所以現在才像這樣坐在這裡等吧?但就算如此,新開還是想要捉弄泉田一下,也許會看到更有趣的風景也說不定。

  刻意露出懶散迷離的微笑,他把一雙伸直的長腿彎起微微張開,一手撐住椅背,一手朝著泉田做出招牌的BQN手勢。看著對方不自覺往下漂又不敢亂看的羞恥表情和吞嚥的喉結,他終於帶著戲謔開口。

  「啊啊,這樣啊。那麼能替我處理一下這個嗎?」他拉了拉緊貼在大腿肌上的車褲,「太緊了,不太舒服啊。」

  看對面的泉田張開口卻乾澀地發不出聲音來,他在心裡露出了得手了的滿意微笑。

 

 

  要推測泉田是處男很容易,從他各種生澀的表情和聲音就知道。不過就算不是處男也很少男人有替別的男人口交的經驗吧?一邊吐槽自己,新開一邊把手撫上泉田脹紅的臉頰,欣賞這幅腥羶的景象。

 

  紅潤的舌尖在陽具上來來回回地舔舐,像是在膜拜一般虔誠,又像是舔著棒棒糖的孩子雀躍;長長的睫毛掛著幾滴生理性的淚珠,被浸濕的雙眼偶而抬起看向新開,在接收到鼓勵跟讚揚時眼睛裡會露出愉快的光芒。這麼清澈的眼神會讓人罪惡感十足啊,塔一郎。他花了兩秒鐘左右譴責自己,然後拉開對方的車衣拉鍊,輕巧地捏了左胸一把。

  「啊!新開前輩!」嚇了一跳的泉田收回了舌頭,含著淚的眼睛不解地看著仍然在玩弄法蘭克的前輩。

  「我可沒讓你停下喔,繼續。」強硬地撬開對方的下顎,新開稍稍粗暴地插入泉田的嘴,被溫暖地接納。「對,小心牙齒。用吸的試試。」青澀又直接快速的吸吮讓他不禁叫出聲,「啊啊……很好,你做的很好。」也該給點獎勵了,他刻意地用指尖的粗繭撫過乳頭,滿意地回收一聲悶哼。男人的胸肌不比女人的乳房柔軟,但是裡面的韌性跟力量是完全不能比擬的,尤其是泉田這種一手無法掌握的尺寸。他把整個手掌貼在對方的左胸,開始使勁地搓弄捏揉。

 

  「嗯哼……唔!」胸前的刺激感逼出不止的呻吟,每一次震動聲帶又帶給口腔中的陽物不同的刺激;無暇吞嚥的唾液順著嘴角滑下,和淚痕一起匯集在下顎;汗濕的胸膛讓觸感更滑膩,小巧的乳頭變得紅腫而挺立。

  新開突然抽了出來,驚得泉田瞪大眼睛,來不及反應的舌頭也跟著被帶出來,還不小心在龜頭轉了一圈才放開。

  「新開前輩……」

  「該死!閉上眼睛!」

  泉田聽話地緊閉雙眼,沒多久臉上就感受到一陣陣滾燙的液體,法蘭克被狠狠地掐住,幾乎要留下掌印的力道意外地讓他感到興奮。他聽見新開起身的聲音,接著是收拾和拉上拉鍊的聲音,他突然擔心了起來。結束了嗎?一切都結束了嗎?他聽見了什麼東西碎掉了的聲音。

 

  「睜開眼睛吧。」映入眼簾的是就在面前,穿戴完畢、專注地看著自己、一臉笑意的新開。「你做的很好,記得去清理一下。」他看著掛在睫毛上的幾滴白濁,忍住笑出來的衝動拍了拍泉田的頭。「今天就先這樣吧。好好休息,明天見。」然後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啊啊,這算什麼呢?口腔裡還留著陽具的腥味,泉田無意識地用手指沾了點臉上的精液放進嘴裡。好鹹,是新開前輩的味道呢,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忍住把臉舔乾淨的想法到水槽洗臉。

  今天就先這樣,新開前輩說了,他說今天就先這樣。那代表著之後還有其他可能不是嗎?他把手放在被蹂躪的紅腫的法蘭克上,感覺到他之下的器官正激動地跳尖叫著。

  「你們也很期待對吧,安迪、法蘭克?」泉田露出了小小的滿足的笑容。

 

待續。

 

 

 

FT.

我覺得我好像一輩子沒寫肉了(遠)

感謝張ㄏㄏ讓我發覺我對童顏巨乳和anti新開的熱愛

我沒有討厭新開喔我黑人一項是出於愛與關懷(吃屎喇)

他沒有用完就丟啦他會負責的之後會幫他平反

哇哇哇我竟然寫了肉欸←不敢相信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