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鮫島x亞努阿

● 現代學園パロ

● 這種能力放在現實生活中超浪漫的啊

● 我真的是個很棒的朋友。(自己講###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球場邊的亞努阿跟著女孩走出體育館,不知不覺地出了神。從女孩扭捏的模樣不難想像即將發生的事,他目送兩人的背影消失在門邊,僅只是看著而已。
  他也只能看著,就各種意義而言。

  「鮫島!」
  「喔!」
  漂亮的空中轉體灌籃引起場邊觀眾一陣尖叫,他只是用隊服抹掉額頭上的汗水,試著忘了那雙離去的身影,專注在比賽中。



  說是默契也不太對,心電感應又有點噁心,或許是直覺?總之他就是知道亞努阿在哪裡,不需要理由。
  不久前還人滿為患的體育館已空無一人,黑髮的少年雙手放在後腦仰躺在球場上,書包隨手扔在一旁,百般聊賴地望著天花板,像在發呆又像是在認真想著什麼。像是一尊被放置在地上的精緻的玩偶,亞努阿露出的左眼在日光燈強烈白光的照射下,如紅寶石般閃閃發亮。他不禁露出淺淺的笑容。

  「在下覺得明天會下雨是也。」聽到腳步聲在身邊停下,亞努阿突然地開口。他知道他的習慣,不像平時總是笑嘻嘻地黏著他聊籃球談功課說忍術,在談論煩惱前眼睛總撇向角落的某處,嘴角抿成一條僵硬的直線,而且一定要用無關緊要的閒話作為開頭才說得下去。他回了聲嗯表示聽見,隨性地在亞努阿身邊坐下。

  一陣長長的沉默包圍兩人,亞努阿還沒做好心理準備,他也沒有打算逼他。兩人就這樣一坐一臥,一個看著天花板上的管線一個望向一旁被風吹動的窗簾起起伏伏。
  「鮫島,請救救在下是也。」就在他準備開口時,亞努阿打破了沉默。
  「剛剛比賽的時候啊,有個女生請我跟他到外面去是也。」黑髮的少年深吸了一口氣,「他跟在下告白了是也。」
  又是一陣沉默,見對方沒有要繼續說下去的意思,他開口:「那你怎麼說?」

  「說了『在下不知道是也!』就逃跑了是也。」
  「啊?」
  「因、因為……」

  這倒完全超出自己的意料之外。他站起身用力地拽著對方的衣領,狠狠地揍了一拳。
  看著亞努阿一臉因痛楚和困惑而扭曲的表情和身姿,他又是心疼又是憤怒。「你倒是負起責任啊!」他大吼,聲音在體育館中迴盪。「這種答案怎麼對得起那位跟你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向你告白的女孩呢!」
  亞努阿疑惑地眨了眨眼,偏過頭表示不解。「這種事情要自己去解決!好好地告訴他你的答案!」他放輕音量,撿起一旁的書包丟向對方,「回家好好思考,明天就告訴他你的想法。」朝著蹲在地上的人兒伸出手,他笑著說,「走吧,回家了。」
  看到了他的笑容,亞努阿也笑了出來,拉過他厚實的掌心站了起來,兩人一起離開了體育館。

  回家的路上,亞努阿就和平常一樣叨念著他的忍術練習,彷彿方才的煩惱不曾存在過。看著他手舞足蹈地說著話的樣子,心底一陣溫暖與滿足。

  「請務必要拒絕那女孩,然後回到我身邊啊。」他想著,表情不禁苦澀了起來。



  「真的很對不起是也。」亞努阿慎重地九十度鞠躬,然後抬起頭帶著歉意卻微笑著說,「在下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是也。」
  那燦爛的笑容裡的幸福,純粹得連女孩都忍不住為他感到喜悅。

 

 

 

 

FT.

放「是也」的位置真的是很需要語感的一件事,我一直覺得好怪(頭痛)

說到那個大衛蘇啊,本來討論的時候二三子說了「那就在一個女生臉上寫大衛好了!」

像這樣↓

未命名  

我覺得我畫的超棒,但我好像是寫手齁。啊那是要怎麼寫咧?

「臉上寫著大衛兩個字的女孩轉過頭,捧著書笑得燦爛。」

結果二三子說很有畫面感wwwwww畫面感個屁啦wwwwwwwwwwwww

真心覺得這兩個人好適合學園,打籃球的大哥喔喔喔喔喔喔(瘋子#

本來想把亞努阿寫成球經,但最後決定他是劍道部的王牌。(why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