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際情況:尤利→狄岑巴→初代→?

● 狄岑巴視角的樣子(?)

● 某兩位有點渣

● 很複雜吧而且還有肉體關係,所以慎入喔(微笑)

● 我、我才沒有跟世界妥協呢!我只是覺得這樣也不錯而已!

 

 

  腦袋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嘴巴就先決定了。
  於是他現在站在露基梅德斯的寢室前。

  旋開門把,汗水的滑膩感害他險些握不住手心的金屬旋鈕。門後的景象並不讓人驚訝,卻仍然血脈噴張。露基梅德斯仰躺在大床上,百般聊賴地玩弄著散亂著的長髮的髮尾;寬鬆的睡袍並未完整包裹住纖細的軀體,前襟大開,白皙的胸膛上還殘留著沐浴後的水珠;雪白的雙腿交疊,大腿根部若隱若現的模樣,讓他幾乎心跳停止。

  「慢死了。」露基梅德斯抱怨,語氣卻和那句「今晚抱我」無異,同樣的無情而冷靜。血紅色的雙眼仍停留在指頭上的雙色髮絲,不停重複著纏繞、拉緊、放開、再纏繞的無限循環。
  深吸一口氣,他走向魔王的床邊,對方放下了手裡的頭髮,用眼神示意他上床。「失禮了。」他說,迅速地脫下鞋襪與外套爬上床。

  舌尖順著纖細的軀體向下,露基梅德斯沉默地看著天花板,面無表情地任由他在自己的身上攻城掠地。近百年來未接觸陽光的肌膚白得驚人,手掌撫過的地方卻透著粉紅,他在肚臍邊刻意地留下一連串鮮紅的吻痕,大手輕柔地將雙腿分開。魔王依然安靜,他把那當作是默認。
  第三根手指進入時,露基梅德斯似有若無地哼了聲,隨即又安靜了下來。他緊張地抬起頭察看,生怕對方受傷。「繼續。」魔王正皺著眉一臉不耐,緊咬著下唇喘著粗氣。
  「可是……」
  「……我說,繼續。」胸前一疼,魔王這一腳正中心窩。

  粗大的性器被溫暖的腸壁包裹,緊緻地幾乎發痛。露基梅德斯像是終於忍受不住地大聲喘息,每一次插入都被伴著高亢的悶哼和近乎尖叫的呻吟;雙手緊抓著床單,凌亂的髮絲被汗水溽濕,貼在因熱度而泛著紅的臉頰和身體上;先前被咬住的紅唇泛著水光,與充滿水氣的紅眸形成一幅情色的畫面。他扣住纖細腰桿的雙手又加重了力道,像是要掐碎這副誘人的身軀一般。
  最後的幾下抽送幾乎讓露基梅德斯失神,紅寶石般的雙眼大睜,除了破碎的呻吟聲外發不出任何聲響。腸壁突然收緊,他釋放在魔王的體內。

  他永遠也忘不了露基梅德斯高潮時的表情。
  失焦的雙眼恍惚地望向遠方,艷紅的雙唇微張,呻吟中夾雜著兩個熟悉的音節。



  他幫魔王清理完後便離開了,就像魔王假裝不知道自己對他的感情一般,他也假裝沒有看到被迅速抹去的淚水和難以忽視的紅腫眼眶。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身下的人兒比起露基梅德斯,更像令一個人,一個更為年輕、更無心機的人。

  輕手輕腳地打開住處的大門,毫不意外地看見在沙發上睡著的金髮人兒。嘆了口氣,他露出了小小的微笑,將嬌小的少年抱回睡房。看著一手照顧到大的少年熟睡著的模樣,他不禁放鬆了下來。為人父母的感覺就是這樣吧,看到孩子的瞬間什麼煩惱都能放下。不過這孩子是魔王大人創造的呢,要說父母也絕對不會是自己才對。想起那無情的人,嘴角的笑意變得苦澀。
  「晚安,尤利。」大手撫過柔軟的金髮,他替少年掖好棉被才離去。

  聽到刻意放輕的關門聲,尤利睜開眼,面無表情地看向男人離去的方向。

 

 

 

FT.

單箭頭什麼最喜歡了!虐喜歡的角色們最喜歡了!(幹

那為問號君應該很明顯了吧呵呵w

不過究竟是初代x問號君還是初代的身體x問號君就見仁見智了,我是覺得都有啦。

至於標題Blutschande是什麼意思請容我先行保密,但是如果想先查也是沒問題的。

提示是德文www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