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萊納‧布朗x貝爾托特‧胡佛

● 漫畫進度有捏,請慎入。

 

  「貝爾托特!走了!」

  回頭看見好友蒼白的臉色和和像紙片般顫抖著的身軀,萊納不忍心也沒有時間責備他,只俐落地將他抱上備好的馬,心裡一遍又一遍地為祈求好運。

 

  事情發生得太快,在貝爾托特打開窗迎面撞見巨人時,他只能盡可能無視滿腦的驚慌,反射性地拉著好友的手跑向馬廄,一面用他從來不曾有過的速度備馬,一面計畫逃往羅塞之牆的最短路徑。 

  越是試著思考,越是無法思考。聽見身後不斷傳來的慘叫聲,萊納看著自己顫抖著的雙手,第一次真正的感覺到恐懼。

  不行,萊納,你得冷靜下來。他不斷地這樣告訴自己。貝爾托特已經足夠害怕了,要是連他自己也無法冷靜,那麼兩個人都無法得救。

 

  「貝爾托特,聽我說。」他將韁繩放進那雙仍止不住發抖的雙手,雙手大力地穩穩握住。「用最快的速度跟著我就是了,理解嗎?」看他遲緩地點點頭,用力抽了下鼻子的模樣,萊納微微地笑了。

  翻身上馬,可靠的身姿帥氣得不像十二歲,連從小一起長大的貝爾托特也看傻了眼。

  再次回過頭確認那張仍泛著淚卻變得堅定的臉龐,他長鞭一甩,帶著好友驅馬逃離曾經美麗的煉獄。

 

 

  就這樣,他們騎了整整兩天才到達羅塞之牆。

  馬匹馬上就被駐紮兵團給徵收了,辦妥手續的萊納看見貝爾托特蹲坐在牆角、表情空洞的樣子,突然感到無比悲哀。

  「只剩下我們了呀……」他喃喃自語。家鄉的人全都來不及逃生,就連馬兒都被兵團帶走,他們真的就只剩彼此了。

 

  慢慢地走近貝爾托特,對方卻只是面無表情地抬起頭,一言不發。兩人一站一坐,沉默地對望了半晌,萊納嘆了口氣,矮下身伸手用力地揉亂一頭柔軟的黑髮。

  「別忍耐了,想哭就哭吧。」他說,嘴角無奈的笑容很是溫柔。

  忍耐已久的水氣迅速地在漆黑清亮的大眼裡聚集,貝爾托特咬著下唇滿臉通紅地顫抖著。

  「萊納,我、我……」

  「噓、沒事了,已經沒事了。」能忍到現在也真是難為他了。萊納心想,伸手將對方攬進懷裡,一手緊緊地扣著貝爾托特的腰,一手像在安撫嬰兒般輕柔地拍著他的後背。聽著貝爾托特從一開始的抽抽噎噎到放聲大哭,萊納突然一陣鼻酸。

  是呀,不會有事的,因為我會加入軍隊,我會保護你,然後我們會一起回家。輕輕地用臉頰蹭著柔軟的黑髮,他在心底向自己和懷裡的人發誓。

  他說,我們會一起回家。

  我們,一起。

 

 

 

FT

你一定想問「這兩隻不是跑去踢牆了嗎?幹什麼要逃跑?」

我只是想表達我被欺騙感情的痛苦辣怎麼樣QAQ←粗體加大紅字

對,就是這樣,萊納大大是愛情騙子,我只是想報復他所以讓小貝哭哭(X

小貝哭哭,真萌,舔舔(舌頭燙傷(O

我超想看60米巨人痛哭的。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