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原敦x赤司征十郎、青峰大輝x黃瀨涼太、火神大我x黑子哲也、綠間真太郎x高尾和成

● 試閱性質,並不會全部公開,請慎入。

 

  「皇──上──駕──到──!」

  依然是一身英挺的暗紅鑲金邊龍袍,赤司征十郎大步流星走過一群屈膝叩首的大臣,逕直地向王位移步;依然的面無表情,他無法將當下的想法定義一種情緒,就只是思考、和移動。步向王位的短短距離裡他強迫自己忘記命運、詛咒和那支強調著悲劇的下下籤。

  從容入座,待身邊高大的紫髮侍衛站定,他大手一揮,「免禮。」眾官起身時,他滿意地看向眼前三位朝服筆挺的各色少年的溢於言表的抱負與情操,心中慨然之感油然而生。白駒過隙,歲月如梭,昔日童年玩伴今朝已能共理國家大事,實在感慨。

 

  ※

 

  待眾官報告完當今朝政已幾近午時,一連三個時辰的早朝不僅讓眾多老臣大感吃不消,就連新上任的少年樞密使也頻頻點頭。見早朝即將結束,綠間真太郎在眾官的詫異中走向前,面著皇上便是一跪,隨即開口:「稟皇上,根據微臣觀察,當今天下人民生活雖不致困窘,但土地所屬混亂,稅賦收取困難。臣認為應趁新帝初登推動改革,將土地重新分配給農民。另外,近年國庫短少越發嚴重,臣斗膽懷疑我朝官吏暗通款曲,求皇上明察。」

  見原先精神萎靡的老臣突然驚醒,惶恐的臉慘白成一片,赤司征十郎心中暗笑。「德武王直言敢諫,實為我大光重臣。不錯,朕在早年輔佐父王時早已注意到此一現象,沒想到至今仍未改善,實在慚愧。」

  「臣另有一事欲耽誤皇上。」

  「但說無妨。」

  「謝皇上。我國目前雖為東大陸霸主,但卻無一船隊。微臣近日聽聞西大陸的部族已開始集結,有朝一日恐造成大光威脅,缺乏水軍可說是我國一大弱勢,還請皇上斟酌。」語畢,綠間真太郎直起身子,一雙鋒利的翠眸望進赤司征十郎唯一的一隻紅眼,然後掃向右方張大嘴的金髮少年。赤司征十郎不禁莞爾,這暗號可打得真夠簡潔有力。

  「確實,我國從古至今不曾有過水兵,當真可惜。黃瀨涼太!」

  「是!臣在!」突然被點名的少年嚇了一跳,急急忙忙下跪回話。

  「朕在此命你為水軍總督,賜黃金五十萬兩,今後水軍事務朕一概不過問,交由你全權負責。」

  「欸、欸?臣、臣年少無能,亦無帶兵經驗,請皇上三思。」

  「當今朝廷就屬你學習能力最佳,應變能力和軍事才能亦是人中龍鳳,水軍總督捨你其誰?」說完,赤司征十郎淡淡一笑,「涼太,別讓我失望了。」

  「臣、臣接旨!臣定不辱皇命,全力以赴!」黃瀨涼太用力地磕了幾個響頭,激動得通紅的臉龐寫滿了無法隱藏的興奮,直衝著身邊方才睡醒的黑膚少年手舞足蹈。

  「此事交由德武王擔承,若無要事眾卿退朝吧。」擺手遣退了一干面如死灰的老臣,待群臣離開後赤司征十郎才如釋重負地闔上眼,深深地吐了口氣。椅背的冰涼滲入背脊,無法放鬆倚靠的崇高地位他坐得並不安穩卻也無可奈何。

  值得慶幸的是他的計畫已經跨出了第一步,接下來的每一步棋都得步步為營。他,赤司征十郎,不信注定、不信命運,他相信的只有他自己,以及擁有能力轉動命運之輪的人。現在已不是不安的時刻了,他必須說服自己堅信只有這個計劃能夠拯救國家。

  「小赤,還好嗎?」高大的紫髮少年溫和的嗓音帶著擔憂,略顯疲態的少年皇帝卻不語,只是搖搖頭,又沉默地在龍椅上閉目養神。

  「走吧。」半晌,他才起身離開,身姿一如往常地威風凜凜。

 

  ──赤曆元年,德武王綠間真太郎提出改革草案,隔年嚴格執行土地新制、懲處貪官汙吏;同年,征原帝欽命新任水軍總督黃瀨涼太操練水軍,以退西方外敵。史稱「絳貞改革」,大光國勢大盛、萬民受惠。

 

  ※

 

  「久仰影公子大名。」

  「……陛下多禮,小人承受不起。」

 

【待續】

FT.

聽說星期五開預定前佐希要更新試閱到第五章,好虐喔;w;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