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灰崎祥吾x冰室辰也。自我流冷cp,慎入。

 

  空蕩的夜間球場迴盪著奔跑、急停和球碰撞籃框的聲響,臉上亂七八糟貼著紗布的野獸獨自一面咆嘯一面一球接著一球地投著,每一個出手的姿勢和毫不掩飾的髒字都飽含著憤怒。場邊的陰影處,黑髮的纖細男人靜靜地佇立,微笑看著。

 

  看起來很不甘心呢。他笑著俯身撿起滾到其中一顆腳邊的球隨性一拋,橙色的球在夜空中拉出一條優雅的拋物線,陽炎的射籃完美地一如往常。

 

  被打斷的灰崎祥吾轉過身來時的表情是詫異的,但呆愣不過持續了半秒便轉成了平時的輕蔑。

 

  「唷,這不是輸給黑子的垃圾嗎?幹什麼?想再被揍我歡迎得很。」

 

  冰室辰也只是笑,沒告訴他自從賽後自己已經在這裡看他秘密自主練習好幾天了。

 

  「和你談場交易,有興趣嗎?」他笑得輕淺,眼底閃著的卻是顯而易見、魅惑至極的光。

 

  野獸的嗅覺是極端敏銳的。不耐煩的表情變成懷疑了然意外然後是鄙視,灰崎祥吾用向看垃圾的表情朝冰室辰也走去,伸手掐著他白皙的下巴。

 

  「我能把操你到哭著求饒,」他加重指尖的力道,刻意壓低的聲音和濕熱的氣息噴灑在對方耳殼邊,「現在,在這裡。」狠狠地咬上形狀漂亮的耳殼,他期待的是痛苦的表情和呻吟聲,就和踹傷他時一樣。

 

  意外地,冰室辰也笑了起來,爽朗如暖陽般地笑出聲來。他伸手攬過以為他瘋掉了的男孩寬厚的肩,笑著回應他:「我也隨時都可以喔。」

 

  「……你這賤人。」

 

  「彼此彼此。」

 

 

 

  契約完成,戰爭開始。

 

 

  ※

 

  

  人類在失去一切後便無所畏懼,冰室辰也亦然。一無所有的勇氣使他發狂,於是他用身體作為野獸的飼料,伸手邀請了野獸加入這場瘋狂的性愛饗宴。

 

  不過就是做愛而已,有什麼好怕的?他扭著腰承受著一次又一次的猛烈衝擊,任由粗大的性器摩擦著狹窄柔軟的腸壁,長驅直入身體最深處的敏感點;血液和精液沿著大腿滑下受了傷的創口尖叫著疼痛,撕裂的痛楚卻意外地讓他更加愉快;全身都燙得不像話,大腦被過量的慾望充斥,除了拔高音調地呻吟外再無他法。他在男人粗魯的動作下射了不只一次,身體淫蕩得連他都不禁懷疑自己內心是否存在著一頭怪物,一頭渴望被摧殘被傷害的怪物。

 

  「再、再深!啊!」

 

  「你果然是個婊子。」

 

 

  怎麼說都好,反正冰室辰也就只是個不要命了的婊子,僅此而已。

 

 

 

tbc.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