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灰崎祥吾x冰室辰也。自我流冷cp,慎入。

 

  再度睜開眼時,刺眼的陽光掠過昨晚忘記拉上的窗簾直衝冰室辰也的視網膜,世界亮晃晃的一片。迷濛之間只覺得全身都痛,尤其是腰間和頸項,下意識地拉開棉被卻意外地發現衣著完整時才真正清醒。

 

  伸手撈過枕邊的手機猛一看才發現已經九點半了,隨手發了條簡訊請那散散漫漫的學弟向教練請假後,他發現即使清醒了,關於昨晚的記憶仍是一片空白。

 

  床頭櫃上放了杯水,滴得到處都是的水珠很有那孩子的風格又極度違和。什麼時候殘暴的野獸也學會體貼了?他笑著拿起玻璃杯,卻在水分流經食道時感到一陣熱辣辣的疼。

 

  鏡子裡白皙的頸項上那圈鮮明紫紅的十指印記解釋了很多。他疑惑著走出浴室,再一次將自己扔向床鋪,仔細回想著前晚的種種。

 

     記憶模糊成一片,他卻依稀記得那孩子在哭。豆大的眼淚落在他未被瀏海遮蔽的右側臉頰,淚水滾燙得像是太過悲傷卻不擅長哭泣,只好讓血液從心口墜落。受傷的猛獸嘶吼著,他卻聽不清他吼了什麼;然後眼前一黑,世界安靜了。

 

  他知道那個承擔了太多悲傷和瘋狂的孩子投降了、逃跑了,而一向以搶奪為樂的孩子終究是帶走了什麼。

 

  想到自己可能是唯一一個看過那傢伙掉淚的人,嘴角便不自覺地上揚。忍著心口的疼痛,他翻身睡去。

 

 

 

  ──戀愛是戰爭,誰先愛上,誰就輸了。

 

 

 


tbc.

 

終於出現了www想了好久的冷西批wwwww

多到爆炸的萌點什麼的先不提,等大家自己看囉 

明天再來補CWT遊記和感謝文//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