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äume sind schäume. 夢境是泡沫,虛幻而美麗。

  吶中尉,你昨晚夢見什麼了嗎?

 

  那是一幕並不特別的日常畫面,卻是一天中最令你期待的感動。

  那是一條筆直的道路,道路底端有一棟木造的日式屋舍。一位與身後房屋風格迥異的外國男子站在門口,隨意紮成的銀白馬尾在微涼晚風中擺盪,初秋傍晚的璀璨陽光灑在他掛著大大笑容的側臉,美得不可方物;他穿著的圍裙上還沾染著泥土,那是他在你們美麗的庭院勞動的結果;竹製的掃把被隨手扔下,打亂了方才整理好的落葉堆。

  雙掌在嘴邊拱成喇叭狀,他衝著你大喊:

  「中尉,歡迎回家!」

 

  

  飽含睡意的眼眸半睜,一張小臉埋在蓬鬆純白的枕頭與棉被之間,白皙的膚色和一頭銀白髮絲如入其中。他在一片雪白世界中笑得燦爛,銀色的眼瞳閃閃發光;一雙纖細的手臂繞在你的頸間,他勾著甜甜的笑如天使一般。

  「早安,中尉。」隨之而來的是一陣甜蜜的窒息感──他所堅持的早安吻。

  你的一天從在天使的笑意中迎接早晨開始。

 

 

  戰爭已經結束了十年,你們也從當時的熱血青年長成了近四十歲的中年男子,生活少了槍械軍火研究小白鼠,多了柴米油鹽洗衣掃除,和夢想成真的不真實感──至今仍是。

  戰後回國的你因於德勒斯登大轟炸倖存並協助善後有功,獲得了晉升准將的資格。授勳典禮上你接受了天皇的表揚和眾人的掌聲,卻始終板著一張臉,打從心底厭惡著這群不曾上過前線的貴族竟如此理所當然地接受了來自襲日敵人的經濟援助,且毫無羞恥之心。

  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你隔日便申請了退役,領了退休俸並將終身俸簽給了老家一間專門照顧戰後孤兒的育幼院,從此與日本軍方兩清。你用退休俸在東京市郊挑了一棟你們理想中的木造日式房子,親手在門口種下了楓樹的樹苗,期許它會在來年秋日落下血紅的美麗葉片,就和你們計畫中的一般。

  然後,你買了一張飛往德勒斯登的機票,只帶著一支牙刷和一顆鑽戒遠走他鄉。

  你說這是你墨守成規的一生中做過最瘋狂,卻也最有把握的一件事。

 

 

  除了研究,你很意外地發現這個看似大少爺的傢伙其實對園藝很有一套,亦非常喜歡小動物││好吧,其實從研究室裡那三大籠肥得不像話小白鼠便能得知。

  天氣晴朗的早晨,他總獨自一人待在庭院給花草澆澆水施施肥,或是種些新的植物什麼的。吃剩了果核種子在後門的地磚上整齊地排成一列,他說種子要曬乾了才能種,濕濕的種子會在土裡腐爛。

  偶爾會看到他坐在大楓樹下吹口哨,那是他在和他們的房客在對談。他自己動手釘了個鳥屋,扔了把玉米進去並掛在樹梢,那之後便天天都有鳥兒造訪。鳥兒的糞便成了最營養的肥料,而悅耳的歌聲是他在你忙碌時消磨時光最美的背景音樂。

  不過,就像克勞蒂亞小姐所說,「阿迪他呀從小就是這樣,興致一來什麼都忘了。」壞習慣毫無沒改善。

  「威斯曼,進來吃飯!」你衝著窗外的人兒大吼,得到了一張帶點傻氣得燦爛笑臉和一句「再等一下!」作為回覆。

  真是的,明明是個快四十了的老男人還跟個小孩一樣。你關上了爐火,將解下的圍裙隨手擱在流理台邊,準備到庭院去抓人。

 

 

 

 

【試閱 完】

基本上就是用這種段落式的文章串成的故事。

試閱放上的是架空的部分,原作設定的部分就先賣個關子,不好意思囉www

希望是一本能讓大家起雞皮疙瘩的本子 (欸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