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他還是讓那孩子去京都了,出於內心深處的不忍。



  當初紫原敦一臉要哭不哭地站在他家門前,難得沒有零食的口裡重複著一個熟悉冷淡的名字,和一個令他痛不欲生的事實。他說他被他最喜歡的小赤丟下了。不捨地看著棄貓般的大孩子,冰室辰也什麼也沒說,只是溫柔地將比自己高上一顆頭的孩子攬進懷裡安慰。他任著他在他的懷裡放聲痛哭。然後,十分意外地,他們做了。



  隔日,赤裸的兩人蓋著同一床棉被,想著不同的事。「我們交往吧。」紫原敦突然開口,出於思考以久意外強烈的責任感。冰室依然是那張溫柔的面具,笑著應允,趁人之危的罪惡感與他無關。



  自然而然地兩人開始了長達半年的同居生活。冰室的單身公寓出現了成套的牙刷毛巾,衣櫥裡多了幾套大尺寸的衣物,廚房裡被塞滿了垃圾食物。每天放學後便一起回家,吃完飯後寫點作業念點書,洗完澡後窩在沙發上看電視,週末興致來了就做愛,他曾經天真地以為這就是幸福。



  對於紫原敦視線中的怪異,他沒多心,又或是自欺欺人地視而不見。他知道他紫藤色的眸子裡映著的不是他,而是更加鮮明艷麗的顏色。但這又如何?心是你的,至少人是我的。他傲慢地想,不敢承認他的恐懼。


  當紫原敦低著頭對他道歉時,「你去吧。」他只說了這麼句話。像是在談論天氣般不以為意,他冷靜地連頭都沒抬,鎮定地盯著手中的書本。翻過一頁,冰室辰也如書中女主角那樣,漠然地把摯愛推向另一人的懷抱。



  直到大門碰地被關上,他才發現原來這個被他單方面稱為「家」的地方竟然如此寒冷,凍得他停不下指尖的顫抖,亦止不了心臟不規則的哀鳴。
那是痛苦卻不願放棄執著的聲音,尖銳地難以入耳。

 

  一句「別走!」梗在喉頭,疼得他無力流淚。

 

 

 

創作者介紹

所謂迷妹。文字倉庫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