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K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點病,慎入一下好了 

 

  不知從何時開始,你養成了找人暖床的習慣。

  長年未接觸陽光的蒼白肌膚、窄小骨感的肩膀、如希臘神話般優美的鎖骨,依你的權勢這樣的少年要多少有多少,世間珍貴的銀髮亦然。

  長相不對,你讓它們戴上空白的面具;聲音不對,你找人割下它們的舌;神情不對,你用藥物奪去它們的靈魂。感覺仍是不對的,你奪走它們最後的寶物,將一頭染成墨色的髮剪短,給予它們如項圈般禁錮一生的金色面具,繼續用藥讓它們無條件地服侍你。

  那個有血有肉有靈魂會哭會笑會耍賴會撒嬌的德國科學家已經死了,活著的是高不可攀亦不可褻瀆的白銀之王;那個會哭會笑會無奈會害羞的年輕日本中尉也已經死了,活著的是高高在上卻永遠也無法觸及天空的黃金之王。

  你的權力和孤獨允許你用殘忍的方式去思念你記憶中的愛情,與其說是滿足私慾,不如說是在報復,利用腦中的熟悉感報復那個曾經殘忍地逃跑的那個人。

  今夜,你也擁著「威斯曼」溫暖纖細的軀體,安然入眠。

 

註:Geheimnis 秘密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尉!」聽聞熟悉的聲音和語調,你從成堆的卷宗中抬頭,毫不意外地迎接一雙帶著明亮笑意的眼瞳。你盯著他眼尾綻放的笑紋,一邊在心底微笑,想著這傢伙一副藏了什麼祕密似的小模樣必定有什麼,一邊裝作面無表情地闔上手邊的文件。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凌晨兩點,一連串匆促的叩門聲擾人清夢。你幾乎忘了自己是誰怎麼能只穿著條內褲就見人,只是睡眼惺忪地打開門,然後被眼前熟悉的美麗臉孔嚇到全身上下沒一個細胞不清醒卻又無法思考。

 


  「可以幫我一個忙嗎,國常路中尉?」縱使你不是浪漫的義大利人,美女的要求仍難以拒絕。你機械性地點點頭,在眼神游移回半透明的蕾絲睡袍之前關上門去找褲子和上衣。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就結束了,你身而為人的人生早在半世紀前就結束了。

 

  時間已經不再走動,不老不死不朽的白銀之王孓然一身飛翔在任何人也無法觸及的頂端。你的世界如一片平靜的大洋,沒有起伏沒有波浪也沒有什麼好去在乎好去費心。

 

  每一天都是一樣的一天,你看著底下如晤般迷茫的風景自言自語。然後你會思念起遠在不知道多遠的過去,曾經有個人捧著你的臉,用那副總是過度認真的表情飄著一絲紅暈和溫柔到使人不知不覺耽溺其中的低沉嗓音,告訴你其實結束才是真正的開始。

 

  我們的開始,他赤著一張臉說。你幾乎不記得自己當時的反應,是脹紅了一張臉支支吾吾?還是丟臉地哭出來奔進那人的懷抱?

 

  所有的片段都已被時光長河沖刷地模模糊糊,無論是冷冬的休戰日、易北河畔的颯颯寒風拂過顏面卻冷卻不下的熱度、兩人之間安靜無聲的告白、足以溫暖一整季冬天的眷戀、亦或是對戰後對未來的無比期待。

 

  唯一能留在你心裡的只剩下一九四五年的第一刻落在你頰邊比雪花還輕巧的一個不一察覺的輕吻,來自你惦記著的那一位。

 

  唯一狠狠烙印在你心頭的曾經。

 

  你的唯一。

 

 

     

 

 

Free Talk 

無糖跨年夜,金銀小短文請笑納 

新年快樂唷wwwwwwwww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最後一個在戰爭的恐懼中度過的戰地聖誕節。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12捏有慎入


 


  「這麼晚還不睡?」


  聽見門邊傳來熟悉的低沉嗓音,威斯曼放下手中的資料,急急站起身迎接來人。在他的印象中,除非路過或是受邀參觀,否則國常路大覺並不常出現在實驗室。


    「中尉怎麼來了呢?」淡色的眼望進深不見底的瞳眸,嘴邊銜著一抹疲倦的笑意。眼下濃重的暗沈在白皙的肌膚上十分突兀,眼球周邊的血絲讓國常路皺起眉。


    「你多少天沒睡了?」他問,盡量讓語氣嚴厲一些,卻隱藏不了當中的關心。


     發覺眼前剛毅木訥的軍人聲音中的擔憂以及定格在他的臉上的視線,威斯曼不好意思地笑笑,「研究得有點太忘我不知不覺就......」說完還搔搔頭試圖博取一些同情。


    「真拿你沒辦法。」偏偏他就吃這一招。國常路拉過一邊的椅子逕自地坐下,撐著頭望著滿臉疑惑的科學家,難得勾起一抹微笑。


    「我在這裡陪你。」他說,眼神裡滿是寵膩。


    「那我現在就收拾。」原本疑惑的臉蛋又笑開了,他一邊輕快地把紙張疊整齊一邊說著,「難得中尉來趕我睡覺,要是不乖乖聽話會被討厭的。」


     怎麼可能討厭你呀。國常路大覺沒來得及說出口,腦海早已被一片閃爍著的白銀佔據。


 


 


 


 


     「早點休息。」低沈的嗓音多了分沙啞及很多的蒼老,他凝視著玻璃棺木裡安靜微笑著的人兒,眼裡盡是止也止不住的眷戀。


      Gute Nacht. 他對著空氣喃喃。







註:
Gute Nacht.=晚安。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如果當初你沒有成為白銀之王,我們是不是‧‧‧‧‧‧」


 


  「不對唷,中尉。」從電話筒另一端的聲音笑了,「那樣的話,中尉會和姐姐結婚吧?」


 


  這時你才想起他在成為王的那一刻,懷裡擁抱著至親的神情有多麼黯淡。他認為自己是愛著那位出色的女性吧?如果此時才否認是不是太殘忍?


 


  「如果沒有戰爭就好了呢。」他又說,聲音聽起來像在遙遠的天邊,像在懷念也像在哀悼。


 


  「啊不對,要是沒有戰爭我就不會遇見中尉了。」話鋒一轉,你幾乎能看見他一掃陰霾,笑得如十二月的暖陽般的樣子。


 


  「如果沒有成為王就好了呢。」最後他這樣說著,聲音縹緲卻堅定,你知道他沒有後悔,就和你一樣。


 


  你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就和年輕時一樣。


 


  一切都和年輕時一樣,也不一樣。


 


 


 


註:wenn,德文中「如果」的意思。英文也可作"whether"或"once"的意思。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