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點病,慎入一下好了 

 

  不知從何時開始,你養成了找人暖床的習慣。

  長年未接觸陽光的蒼白肌膚、窄小骨感的肩膀、如希臘神話般優美的鎖骨,依你的權勢這樣的少年要多少有多少,世間珍貴的銀髮亦然。

  長相不對,你讓它們戴上空白的面具;聲音不對,你找人割下它們的舌;神情不對,你用藥物奪去它們的靈魂。感覺仍是不對的,你奪走它們最後的寶物,將一頭染成墨色的髮剪短,給予它們如項圈般禁錮一生的金色面具,繼續用藥讓它們無條件地服侍你。

  那個有血有肉有靈魂會哭會笑會耍賴會撒嬌的德國科學家已經死了,活著的是高不可攀亦不可褻瀆的白銀之王;那個會哭會笑會無奈會害羞的年輕日本中尉也已經死了,活著的是高高在上卻永遠也無法觸及天空的黃金之王。

  你的權力和孤獨允許你用殘忍的方式去思念你記憶中的愛情,與其說是滿足私慾,不如說是在報復,利用腦中的熟悉感報復那個曾經殘忍地逃跑的那個人。

  今夜,你也擁著「威斯曼」溫暖纖細的軀體,安然入眠。

 

註:Geheimnis 秘密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räume sind schäume. 夢境是泡沫,虛幻而美麗。

  吶中尉,你昨晚夢見什麼了嗎?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