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最後一個在戰爭的恐懼中度過的戰地聖誕節。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12捏有慎入


 


  「這麼晚還不睡?」


  聽見門邊傳來熟悉的低沉嗓音,威斯曼放下手中的資料,急急站起身迎接來人。在他的印象中,除非路過或是受邀參觀,否則國常路大覺並不常出現在實驗室。


    「中尉怎麼來了呢?」淡色的眼望進深不見底的瞳眸,嘴邊銜著一抹疲倦的笑意。眼下濃重的暗沈在白皙的肌膚上十分突兀,眼球周邊的血絲讓國常路皺起眉。


    「你多少天沒睡了?」他問,盡量讓語氣嚴厲一些,卻隱藏不了當中的關心。


     發覺眼前剛毅木訥的軍人聲音中的擔憂以及定格在他的臉上的視線,威斯曼不好意思地笑笑,「研究得有點太忘我不知不覺就......」說完還搔搔頭試圖博取一些同情。


    「真拿你沒辦法。」偏偏他就吃這一招。國常路拉過一邊的椅子逕自地坐下,撐著頭望著滿臉疑惑的科學家,難得勾起一抹微笑。


    「我在這裡陪你。」他說,眼神裡滿是寵膩。


    「那我現在就收拾。」原本疑惑的臉蛋又笑開了,他一邊輕快地把紙張疊整齊一邊說著,「難得中尉來趕我睡覺,要是不乖乖聽話會被討厭的。」


     怎麼可能討厭你呀。國常路大覺沒來得及說出口,腦海早已被一片閃爍著的白銀佔據。


 


 


 


 


     「早點休息。」低沈的嗓音多了分沙啞及很多的蒼老,他凝視著玻璃棺木裡安靜微笑著的人兒,眼裡盡是止也止不住的眷戀。


      Gute Nacht. 他對著空氣喃喃。







註:
Gute Nacht.=晚安。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如果當初你沒有成為白銀之王,我們是不是‧‧‧‧‧‧」


 


  「不對唷,中尉。」從電話筒另一端的聲音笑了,「那樣的話,中尉會和姐姐結婚吧?」


 


  這時你才想起他在成為王的那一刻,懷裡擁抱著至親的神情有多麼黯淡。他認為自己是愛著那位出色的女性吧?如果此時才否認是不是太殘忍?


 


  「如果沒有戰爭就好了呢。」他又說,聲音聽起來像在遙遠的天邊,像在懷念也像在哀悼。


 


  「啊不對,要是沒有戰爭我就不會遇見中尉了。」話鋒一轉,你幾乎能看見他一掃陰霾,笑得如十二月的暖陽般的樣子。


 


  「如果沒有成為王就好了呢。」最後他這樣說著,聲音縹緲卻堅定,你知道他沒有後悔,就和你一樣。


 


  你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就和年輕時一樣。


 


  一切都和年輕時一樣,也不一樣。


 


 


 


註:wenn,德文中「如果」的意思。英文也可作"whether"或"once"的意思。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紫原敦x冰室辰也x赤司征十郎


 


● 3P性愛描寫有,請慎入。


 


● 作者很久沒寫H,渣請小心(O)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紫原敦x冰室辰也x赤司征十郎


● 3P性愛描寫有,請慎入。


● 作者很久沒寫H,渣請小心(O)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

 

  「就叫你不要把我扯進你幼稚的無聊家庭遊戲你聽不懂嗎!」看黑髮少年氣憤地摔上門揚長而去,根武谷永吉有些心驚。不只是因為突然暴怒的花宮真,還有眼前臉色死白失魂落魄的實渆玲央。

 

  

 

  「永吉,我很幼稚嗎?」仍舊是笑著的臉龐像是要被帶泣音的話語撕裂般,那樣的悲傷、那樣的痛苦、那樣不堪一擊。

 

 

 

  「玲央......」然而,除了喊著他的名字外,根武谷永吉不知該如何是好。

 

 

 

  女人難過時說什麼都是錯的,尤其他又是個不會說話的老粗,冒然開口只會傷人更深。

 

 

 

  於是他只是像在自言自語一般,吟詩那樣地低頌著滿懷感情的名字,等待他如孩子一樣投入自己的懷抱,尋求溫暖的慰藉。

 

 

 

 

 

  (二)

 

  九十六分。實渆玲央這輩子沒有這麼屈辱過。

 

 

 

  雖然只是模擬考,但在頂尖學子聚集的洛山高校,這樣的成績實在是見不得人呀!方才才從一臉愉快的小太郎手中接過解答,才想著小太郎都有一百一,他少說也該有個一百二吧?畢竟是頗為拿手的社會科。

 

 

 

  沒想到一算出來,九十六分。不是一百二也不是一百一,是連一百都不到的九十六分。

 

 

 

  然後他崩潰了。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頰滑落,表情依然是一臉的不可置信。一旁的葉山當然嚇壞了,連忙衝下樓把剛報完隊的根武谷永吉拉上來。

 

 

 

  急急忙忙回來時實渆還在哭,只是沒有了震驚而是緊咬著下唇,不甘心地想要瞪破考卷。

 

 

 

  根武谷見狀皺起眉頭,一個箭步衝過去拉起實渆,一手扣住他纖細的手腕,一手撈起兩人的包就往外走。

 

 

 

  被強拉著前進的痛楚讓實渆愣了愣,直到走出校門才想起來該破口大罵。

 

 

 

  「你到底想幹嘛?放開我!」「明天還有考英文跟自然,我沒空理你!」「就叫你不要碰我!」掙扎的結果換來的只有沉默和更強硬的束縛,他氣得乾脆停下腳步直挺挺地站在路中央。

 

 

 

  看對方動也不動,根武谷覺得好笑。想改拉住他的手心也被甩開,一副小孩子鬧脾氣的模樣。

 

 

 

  「不高興了?」他故意地問,理所當然地沒有回應。於是他輕輕拉起實渆的手包裹在掌心,淡淡地說,「沒差,你不哭了就好。」

 

 

 

  「生我的氣也好,討厭我也好,打我罵我也好,就是不要哭。我不喜歡你哭的樣子。」

 

 

 

  實渆沒說話,低著頭半倘才吐出一句「噁心死了」。他靜靜地把自己的手塞進厚實的掌心,身子也往根武谷的方向偏了偏。掌心相貼的親密感讓兩人紅了臉卻不願放開彼此。

 

 

 

  「回家吧。」「嗯。」西下的夕陽將兩人相依的身影在歸途上拉得好長好長。

 

 

 

  【後續】

 

  「是說永吉,你社會多少呀?」「一二八。」「混蛋我要跟你分手 !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架空設定有,請慎入!


● OOC請小心!


 


  「跟我走吧。」當那個人微笑著向他伸出手時,他以為他會哭出來然後搭上的手跟著他遠走高飛。


 


  但他沒有。


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